济南的充电桩为何有的成摆设有的抢着用?价格是关键-焦点新闻-齐鲁晚报网

首页

2018-11-16

在济南,因电动车飞线充电引发的火灾不计其数。 为斩飞线之忧,从去年开始,济南一些小区陆续设置了充电桩或充电车棚。

然而,记者调查发现,对平价惠民版充电桩,居民容易接受,而收费较高的充电桩,则不受待见。

业内人士称,从根上杜绝飞线充电问题,还需居民及相关部门共同努力。 镜头①居民嫌贵,一些小区充电桩成摆设12日,记者探访了几处安装了充电车棚或充电桩的小区,发现使用情况并不理想。 在历下区姚家雁翔苑小区,几乎每栋楼前均设充电车棚,有多个充电接口。 然而,很多停放在车棚内的电动车并未充电,有些电动车虽长久不用却仍霸占着充电插口。 在长盛小区北区、明湖小区等地,记者也看到了类似情况。 究其原因,记者从居民口中获悉,充电桩距自家远近、放在车棚内是否安全,是其考虑的因素之一,而更多业主则提到了价格问题。

在家里充电,每次也就七八毛,在充电桩上充要一块多。 一位业主说,如果没有相关部门资金支持,运营商提供的充电桩,肯定比家里贵,不然岂不赔本雁翔苑小区一位业主告诉记者,小区建设充电车棚时,相关部门和运营商曾赠送过价值20元的充电卡,他希望以后有更多优惠活动。 镜头②充1小时才8分钱,平价电桩受欢迎而在县西巷社区内,一种平价电桩引起小区居民兴趣。 12日中午,记者来到东西菜园子街附近的小区看到,几乎每栋楼前都配备了平价版电桩,每个电桩有两个充电口,两辆电动车可同时充电。

使用前先刷卡,每小时元,比其他充电桩便宜,和家庭用电差不多。

住在东西菜园子街的居民介绍,虽然高空飞线仍存在,但数量逐渐下降。 不过,也有居民表示,一些问题也暴露出来,小区有的充电桩成为车位,而且充电桩下方有台阶,倘若女士充电,根本无法将车靠近充电桩。

平价版充电桩有何不同记者从县西巷居委会获悉,今年六七月,针对飞线充电等问题,多次召开居民代表大会,商议安装充电桩,最终经过业户同意,在小区9栋楼下安装了70多个电桩,经过调试,上周正式投入使用。 该电桩根据电池容量及电动车类型,将收费标准分为三档,小型家用电动车充电价格最低,仅需元/小时,每次使用前需刷卡预扣2元,最长使用8小时,充电结束后再次刷卡,剩余金额将返回卡中。 充电桩投入使用后,截至目前有30多位居民办了卡,40多位进行了预约。

就平民版充电桩推广问题,大明湖街道办事处工作人员表示,目前仅有县西巷、县东巷作为试点社区,安放电桩130个,上周县西巷刚投入使用,县东巷则处在调试阶段。 接下来,街道办还会在其他社区陆续组织安装,针对充电过程中暴露的问题,后续会积极改进。

平价版充电桩运营方,山东瑞奇新能源科技股份有限公司负责人告诉记者,其设立的充电桩按基本电价收费,目前有不少市民前来咨询。 据了解,该公司有三年充电桩推广经验,在东营、淄博、潍坊等地推广充电桩,今年在济南试点。

镜头③联手治顽疾,居民渐渐接受充电桩除了平价版充电桩,在东方水岸小区,虽然充电价格稍高,但居民仍心甘情愿办卡充电,其中相关部门扮演了重要角色。

据了解,东方水岸小区内安装的充电孔是物业联系专业充电桩公司安装的,主要就是防止高空飞线。

充电孔收费每小时元,刷卡预扣2元。 物业人员介绍,前不久,相关部门工作人员曾来小区,对飞线顽疾提出自查要求,后期又对仍不整改的飞线业户强制处理。 考虑到小区非电梯楼,居民充电困难,物业2个月前安了24个充电孔。 现在飞线充电问题几乎没有了,目前共引进90张卡,居民已办了70多张,后续会继续安装充电孔。

不过,该小区还存在充电孔被破坏问题,物业人员介绍,6号楼安装了12个充电孔,其中5个被人塞进了黑色绝缘胶布,导致无法充电,后续找安装公司维修吧,还是希望居民对充电设施爱惜、保护。

业内声音:飞线频频惹火,不能单靠禁令近段时间,因飞线充电导致的事故频发。

今年7月23日晚,济南天桥区中刘家庄一居民楼外,有居民扯飞线为电动车充电导致起火,并引燃了旁边的汽车、电动三轮车。 今年1月21日凌晨,济南市中区双龙庄一栋小楼起火,当天有住户将电动车停放楼下充电,疑似短路导致。

据消防部门统计,95%以上的电瓶车起火都发生在充电环节,电瓶车起火致人伤亡事故中,90%发生在门厅、过道和楼梯间等部位。 据省公安厅下发的《电瓶车消防安全五条禁令》,严禁在住宅区的楼梯间、楼道、疏散通道、安全出口等公共区域停放电瓶车或为电瓶车充电,严禁私拉乱接充电线路为电瓶车充电。 对拒不改正的,对直接责任人员处以一百元以上五百元以下罚款。

山东米萌智能设备有限公司负责人介绍,充电车棚电价虽比家庭用电稍贵一些,但居民在家中充电,很多存在过充现象,浪费的电同样需要费用,这么算下来,和使用充电车棚差不多。

有专家认为,对电瓶车充电引发的安全问题,除了提高市民安全意识、依靠法规禁令外,还需从社区治理、监管处理等多方面探索解决之道。

(生活日报记者张国桐李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