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仙打架用户遭殃 国标车上牌被刁难

首页

2018-12-10

电动车上牌已经成为很多城市管理电动车的主要手段之一,暂且不说上牌能否真正对电动车产生规范作用,就目前来看,什么样的电动车能上牌,交管部门似乎也并没有完全理清。 神仙打架用户遭殃国标车上牌也遭“刁难”笔者前一段时间在电商平台看上了一款小巧轻便的电动自行车,根据商家介绍,这款电动车完全符合新国标的相关规定,是可以合法购买并上牌使用的,但当笔者在上查询该品牌旗下可上牌车型名单时,这款电动自行车却并未出现在名单当中。

笔者计划购买的台铃品牌TDN10L型号电动自行车原本以为是因为北京交警APP上的名录没有及时更新,所以笔者就致电距离最近的车管所进行咨询,但车管所工作人员表示,APP端名录是目前的正式名录,只要您购买的车型没在名录当中,那么您只能办理临时牌照。 当笔者进一步询问为什么国标车没在名录当中时,工作人员表示他们只负责相关手续的办理,具体名录是如何制定的他们并不清楚。

北京交警APP中并未查询到该型号(名录中共包含台铃品牌109款车型)工作人员还表示,未来该名单可能会更新,但届时是否会包含您所购买车型并不好说。 笔者追问如果现在办理了临时牌照,而未来该车型纳入到新名录中,临时牌照是否可以更换为正式牌照,工作人员表示暂不确定。 ●深入发现国标车不在名录中绝非个例随后笔者又在电商平台上搜索了多款符合新国标要求的电动自行车型号,但有相当一部分在售车型都未能纳入到名录中,其中某品牌客服表示,公司已经向北京市有关部门提交了申请,但具体何时能纳入名录中他们也不得而知。

永久某型号电动自行车可在北京销售但暂时无法上牌另外,笔者又对比了同样执行新国标电动车上牌的上海市车型名录,以捷安特品牌为例,上海名录中共纳入了48款车型,而北京名录中仅有22款。 既然都是符合新国标的车型,两地上牌名录中车型数量怎么就相差了26款之多呢?差异巨大的还不仅仅是捷安特一个品牌,上海凤凰电动车在北京的上牌名录中仅有三款车型,而上海名录总足足40款,这样的差距是不是太大了呢?●国标车上牌遭遇地方名录“刁难”并非个例符合标准的电动车在上牌时遭遇地方名录的“刁难”,这早就不是个例了。

早在2013年,海口市就曾经发生过类似案例,有市民购买了符合国标(当年执行的是99版标准)的捷安特牌电动自行车,但由于该车型并未在名录中,所以交管部门以此为理由拒绝为该用户办理正规的“蓝牌”。 此外,有多地网友都反馈,自己在购买了符合新国标的车型后,因当地名录中无该车型而遭遇无法上牌或只能办理临时牌照。 ●神仙打架用户遭殃电动车上牌还以国标为准吗?实际上,相关法律并没有对电动车上牌进行明确规定。 《道路交通安全法》第18条规定,“依法应当登记的非机动车,经公安机关交通管理部门登记后,方可上道路行驶;依法应当登记的非机动车的种类,由省、自治区、直辖市人民政府根据当地实际情况规定;非机动车的外形尺寸、质量、制动器、车铃和夜间反光装置,应当符合非机动车安全技术标准。 ”符合国标的电动车不应受到上牌名录的制约《道路交通安全法》中明确提出由省一级人民政府根据实际情况确定电动车登记的种类,鉴于目前国内主要城市均针对“超标”车型进行治理,所以理论上只要符合新国标要求的车型,就理应按照正常流程办理牌照,而不是浮于形式,纠结目录中有没有的问题。 另外,实际上,此前在新能源汽车领域就曾经出现过因地方政府保护本地品牌而通过准入名录的形式限制其它品牌车型正常上牌的案例。 至于有传言称厂商申请进入名录时需要向监管部门和检测机构付费的问题,相关机构已经进行了辟谣。

●写在最后电动车上牌名录制度的确大大提高了上牌效率,但名录更新能否跟得上厂商发新品的速度,直接关系到消费者的购买与使用。 既然目前超标车与国标车生产依旧并存,那么符合新国标的车型是否应该拥有特定的合格证以证明身份?拥有此身份的车型是否可以直接纳入到新名录中?牌照发放机关是否也应该有所应对,避免再发生消费者买了国标车但无法上牌的尴尬局面发生?让国标车上临时牌是有失公允的自古就是神仙打架百姓遭殃。

。 毕竟,让一辆完全符合新国标的电动车挂一个本属于“超标车”的临时牌照,与超标车同样施行3年过渡政策,这本身就是有失公允的。

另外,对于一些只有在人力骑行状态下才会提供助力功能的电动助力车,这部分车型真的有必要办理电动自行车的牌照吗?更何况,电动自行车上牌真的能起到规范管理的作用么?看着马路上挂着正式国标车牌照和醒目橙色临时牌照的电动车越来越多,但各种危险行为依旧层出不穷,上牌的真正意义又到底在哪里呢?本文属于原创文章,如若转载,请注明来源:http:///703/。